【健康与法】完善强制医疗,三个问题待解

摘要: 强制医疗问题较多,主要表现为法律依据缺失、专业力量薄弱、衔接协作不足。

10-02 07:45 首页 健康报医生频道

健康与法


一个时期以来,强制医疗问题较多,主要表现为三类情况。


1

“该收治的不收治,不该收治的被收治”,其后果是,要么因为对精神卫生法律制度要求把握不准,要么是“被精神病”后的蓄意加害,一些人被错误收治。


2

以精神病为由开脱罪责,逃避处罚。虽然2012年刑诉法设立“强制医疗程序”就是要遏制上述两类情况,但具体落实依然任重道远。


3

符合《精神卫生法》 “强制医疗规定”,但不符合《刑法》和《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精神病人给社区造成了威胁(例如扰民和有造成人身损害的危险),但没有实际发生杀人、伤害人严重后果的,往往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


法律依据缺失


我国现行法律对于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的实施场所尚无明确规定,仅在2016年6月公安部《强制医疗所条例(送审稿)》第45条中提出“被依法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的精神病人,可在强制医疗所执行。”此条例尚未正式实施,且条文也并非强制规定。

 

 除了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实施场所,我国强制医疗机构也没有得到明确规定。

首先,《刑法》第18条第一款概括性地规定了:“在必要的时候,对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由政府强制医疗。”

其次,《刑事诉讼法》第288条规定:“强制医疗机构应当定期对被强制医疗的人进行诊断评估。”

最后,《精神卫生法》第8条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精神卫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精神卫生工作。”

但是上述法律规定都没有对执行强制医疗的“医疗机构”进行规定和说明,或者在实施条例、实施细则中予以明确。


总体上,强制医疗执行机构既要具备专业性,能够对精神病人进行“诊断评估”;又要具备合法性:应是一个行政主体或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因此,实践中简单将精神病医院或公安机关作为强制医疗的执行机构都不符合当前立法要求。

值得借鉴的是,2014年12月,浙江省出台了《关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的实施规则(试行)》,对强制医疗案件的多个方面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范。2016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就公安部起草的《强制医疗所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征求意见,亦细化了具体强制医疗过程中的场所,以及各方权利与义务,为从法律层面解决该悬而未决的社会问题提供了一种方案。


专业力量薄弱


据统计,目前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约有1亿人,虽然我国精神病专科医院的数量已超过600家,但有限的医疗资源在数量和医疗质量上与患者的迫切需求之间还存在较大差距。而且这些医院在规模、技术力量、医疗设备和经济实力等方面存在着不小差异。其中,较为专业的安康医院是由公安机关设立的专门收治严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的医疗机构,在全国设有24所,1万余张床位。同时,大部分安康医院还担负着司法精神疾病鉴定的工作职能。

 

一些学者建议将安康医院作为强制医疗的执行机构,其较为先进的精神病诊疗水平和隶属于公安机关的性质确实相对比较合适。然而,我国目前至少有8个省份是没有安康医院的。

 

专业医院数量较少、临床精神科医师严重短缺、财政投入不足,都是最终导致我国医疗力量难以完全承担起作为强制医疗前临时措施实施场所与强制医疗执行机构职责的原因。

 

衔接协作不足


在我国,公安和医院的有效交流与合作是比较欠缺的,这也导致了实践中各地做法各异,无法协调统一明确强制医疗的具体机构。公安机关将涉案精神病人送到医疗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和采取强制措施的过程中,如何与医院交接是不明确的;公安机关将被法院决定强制医疗的精神病人送交医院强制医疗后,即由检察院进行后续的监督,公安是否还需要进一步跟进也无例可循。

 

7月1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联合印发《严密防控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意见》,要求二级以上医院应建立应急安保队伍,开展安检工作;遇有醉酒、精神或行为异常患者就诊时,要安排保卫人员陪诊等。按照该规定,公安机关应在有条件的二级以上医院设立警务室并配备相应警力等规定,客观上可能对有暴力倾向精神病人的暴力行为有遏制作用。

 

 但当前,警务室全面进驻医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也从侧面体现了目前医疗机构管理有暴力倾向精神病人的能力是比较薄弱的。同时应当注意到,有暴力倾向或达到犯罪程度行为的精神病人与一般的涉医违法犯罪行为有法律性质的不同,具有某种特殊性。因此,如何加强公安与医院双方有效的衔接、交流和配合,实现危险管得住、强制不滥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文/ 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与政法学院副教授 朱奎彬 西南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王俊棋

 


首页 - 健康报医生频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