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事医谈】医生评价体系该“瘦身”了

摘要: 对于一名医生来说,做到主治医师,其实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在国外,主治医师叫作“attending phy

10-02 00:32 首页 健康报医生频道

对于一名医生来说,做到主治医师,其实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在国外,主治医师叫作“attending physician”,意思是主管医生,具备独立行医、独立看病和做手术的能力,是患者的第一责任人,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在国内,主治医师只是一个中级职称,上面还有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国内有三级查房制度:住院医师写病历,主治医师签字后,副主任医师签字,最后主任医师签字。这导致主治医师不是一个独立的医生,可以依赖上面的医生,久而久之,也就不用具备独立看病治病的能力。而等当上主任医师,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时,往往都已经到40岁~50岁了,也快退休了。可以说,现在的职称制度让主治医师的职责大打折扣,成为一种培养“懒汉”的工程。


我们虽然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的医生培养制度,但别人好的地方我们应该学习,比如医生能力考核制度。在西方国家,成为一名合格医生的标志就是成为一名主治医师,这一模式经过了100多年的验证,目前看来是有许多优势的。如今,我们的政府机构在精简,国企央企在精简,医生评价体系是不是也该精简、该“瘦身”呢?



当前的医生职称评价体系照搬的是苏联做法,这套体系当时有其优势,医生的职称分布结构呈金字塔形,主任医师在塔尖,住院医师在塔基。但现在,金字塔却逐渐变形了,有桶形的,甚至出现了倒金字塔形。由于论文成了职称评定的“敲门砖”,有不少医生不再专注于本职工作,甚至去编文章和买论文。其实,发表了多少篇SCI、核心期刊,出版了多少著作,对看病究竟有多少帮助要打个问号。人的精力很有限,如果花太多时间去搞基础科研,不仅拼不过那些专门搞基础研究的人,而且压缩了临床看病时间,结果是科研没做好,临床也耽误了。这样看来真是得不偿失。


我当医生已经40年了,一路走来,深切体会到,临床医生应回归临床,做临床科研才是可以直接让患者受益的科研,才是有助于提高自身业务水平的科研,才能让医生的价值充分体现!而一位医生是否优秀,患者的评价才是最佳答案。(文/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副会长、火箭军总医院副院长 姜卫剑;莫鹏整理)




首页 - 健康报医生频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