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您会在出诊时进行“简短戒烟干预”吗

摘要: 情景对话:角色1:吸烟者(有戒烟愿望却戒不掉)角色2:初级保健提供者角色1:如果我还想吸烟怎么办?角色2:我

10-01 22:54 首页 健康报医生频道
情景对话

角色1:吸烟者(有戒烟愿望却戒不掉)


角色2:初级保健提供者


角色1:如果我还想吸烟怎么办?


角色2:我可以帮你找到许多处理方法。一种好的方法是“4D法”:Delay (延迟)、Deep Breathe(深呼吸)、Drink water(喝水)、Do something else(做一些其他事)


角色1:如果我戒烟以后吸烟呢?


角色2:复吸是正常的,多数人可能做多次尝试。如果你戒烟后吸烟,不要责备自己,你再试一次……



日前,在中日医院与世界卫生组织共同举办的第三届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4条准则国际研讨会-简短戒烟干预高级培训班上,学员扮演戒烟者和劝戒者,反复练习如何帮助吸烟者戒除烟草依赖。来自蒙古、菲律宾、越南、中国等4个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参加会议,与会代表深入交流了戒烟治疗有关问题,特别是简短戒烟干预技术以及成人培训的有效方式。


与会专家合影


中日医院烟草病学及戒烟中心主任肖丹教授介绍,这是持续推动《公约》第14条实施准则(与烟草依赖和戒烟有关的降低烟草需求的措施)在亚太地区的实施。通过专家授课、学员互动练习等不同形式的课程培训,让“简短戒烟干预”成为临床医生诊疗过程中的自觉行为,让更多吸烟者在医生的帮助下戒除烟草依赖。


唐山市人民医院呼吸科袁亚军主任说,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培训,这种角色扮演情景互动的形式非常好,能够使大家解决问题的能力在无形中得到提高。无论是呼吸科的医生,还是其他科室的医生,都有责任在诊疗时推广“烟草成瘾是一种病,得治”的理念,帮助吸烟者戒除烟瘾。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日医院院长王辰指出,吸烟危害健康是不争的医学结论。世界卫生组织历届总干事首要工作就是控烟,世界卫生组织在预防方面最突出观点、最响亮的口号就是 “控烟是在疾病预防方面最有可为的措施”。我们应充分认识到戒烟和呼吸疾病预防工作对防控我国乃至亚太平洋地区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和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以及降低烟草相关疾病发病率、死亡率的重大意义,并将持续推动戒烟和呼吸疾病预防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技术官员傅东波说,2010年中国有33%的医务人员在诊疗过程中对病人进行简短戒烟干预,到2015年这个数字已上升到58%。短短五年,提高了25%,说明这一工作是很有成效。希望今后覆盖更广,医生能够更有效利用三到五分钟,帮助愿意戒烟的人尝试戒烟。


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技术官员Mina介绍说,超过90%的亚太地区国家在提供简短戒烟培训方面都做了一些尝试,但只是试点并未铺开。Mina特别肯定了这种互动式讨论的培训方式,让培训者能够更深入思考。她希望,像中国这样在全国层面开展“简短戒烟干预”的经验应更多推广,让“简短戒烟干预”覆盖到每个角落。


与会代表交流


由此可见,帮助吸烟者戒烟,提升吸烟者对于吸烟危害及戒烟益处的认知,提供临床戒烟干预治疗,所有医务工作者都应至少对吸烟者进行“简短戒烟干预”。 (文/本报记者  方彤  通讯员  林昊翔


科学述评
期盼烟草病学研究再现突破

当学员们还沉浸在“简短戒烟干预高级培训班”上的情景扮演中,另一重磅消息令大家如沐春风,2017年度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大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控研究”重点专项“医院社区戒烟模式及干预技术研究”启动会上传来喜讯:由王辰院士率领的中日医院烟草病学及戒烟中心,联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等单位的《医院、社区戒烟模式及干预技术研究》获得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上千万元的资金支持。


可喜可贺!这是我国首次国家重点研发资金给予戒烟研究的支持。调查显示,我国现有烟民3.16亿,吸烟率27.7%,吸烟是癌症与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首要风险因素。2009年,我国首次将吸烟危害健康的内容以专章写入国家规划研究生教材、国家级继续医学教育教材。烟草病学是一门新型学科,据了解,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缺乏严格的烟草依赖流行病学研究,患病率、严重度分级尚不明确,缺乏烟草依赖专病队列,烟草依赖表型与基因型不清,缺乏个体化治疗方案。因此,亟待针对上述问题开展前瞻性、时效性戒烟干预研究。


然而,在中国开展戒烟工作,最开始举步维艰,从大家没有意识到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到目前能够形成烟草依赖临床诊治规范,这其中的艰难,只有真正投入地去做控烟工作的人体会最深。目前,我国越来越多的烟民开始主动希望戒烟,烟草依赖的诊治也将会在医生中形成共识并转化为临床实践。因此,戒烟培训至关重要,其科研也应该随之跟上并逐步加大。



此次,科技部对烟草病学研究的支持,首先,充分表明国家对烟草病学的重视,以及希望通过戒烟工作,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的决心。其次,进一步印证了烟草病学是一门科学,如何戒烟,需要专业人员和进一步的研究。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期盼着这是一个开始,希望国家今后能有更多的科研资金投入,加大在戒烟方面的研究,从而帮助我国三亿多烟民远离烟草,远离疾病。(文/本报记者 方彤




首页 - 健康报医生频道 的更多文章: